沉溺于57岁老绅士腿下

人生三大难题:这个梗怎么样?要不要起名?今天写不写?

笑死了
在室外上课真的冷
看着走廊对面男生坐在另一个男生腿上
然后因为手机刚好震动吓得猛地跳起来
woc屁股底下猛地震动很吓人的好么

冷的自己不知道在打些什么

混更打卡

对不起,错过了你的前半生。

感谢你,出现在我的后半生。

我……
哈蛋还是蛋哈呢(*/ω\*)

雨天的被窝里怎么能没有harry

eggsy喜欢在下雨天窝在床上,但就根据伦敦的雨量来说,harry并不认为这是个好习惯。于是,harry决定出门买些菜好准备晚饭,或许是直接买回来些,要知道他们自从同居起,就没怎么好好使用过厨房,我是指,他们的任务太多了!不是harry不在,就是eggsy缺席,虽然他们都能好好的做上一顿饭慰劳自己的胃,可是空闲之余,eggsy确信自己已经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更别说自己的男人在世界的另一个端和某个目标调着情。
想想就来气,eggsy气鼓鼓的把自己抱成一团,汲取着被窝里harry所剩无几的温度与味道。平日里,harry的生日钟使他每一秒都是完美的,他总是看不到harry刚起床的样子,而到了晚上,eggsy沾床就睡,上天保佑,他看够了harry在病床上样子,可是这不一样,eggsy就是想看一看属于平日里harry的慵懒的样子,eggsy想着,去他的merlin,去他的例会,雨这么大,harry总是不解风情,而事实上,harry已经十分难得抱着他的爱人在床上深情对望了一个上午,自动屏蔽了该死的眼镜发出的讯息声,儿事实上他们知道这是一个例会,今天没有哪个恐怖分子埋了炸弹,或者袭击什么人,merlin知道没什么能阻碍这对骑士夫夫的迟到的步伐了,甚至已经不去吐槽而是自觉的停止了通讯。但同时,是的,他们,什么都没干!eggsy内心悲愤着,哪怕两个人被子下面什么都没有,准是老harry不行了,eggsy把自己埋得更深,却是一整团被子都在床上颤起抖来。
harry保不定又去了什么地方遛弯儿,这么阴的天就应该在家里,什么也不干,躺在床上,直到—“咕噜噜”eggsy可怜的肚子在抗议,harry早已经备好了eggsy起床要吃的东西,然后出了门,可是,那在楼下的餐桌上!harry并不允许eggsy吃的到处都是。这可是他们的家!就应该舒服着来,eggsy抱怨着,挣扎着用被子裹住自己下了床,晃荡着下楼。
精美的食物就摆在桌上,只是有些凉了,eggsy随意的拿起一份面包就往嘴里送,自觉忽视了桌上提示他热着吃的贴心留言,这样就够了,哪需要那么讲究呢,eggsy想着,喝了一口凉的牛脑,才皱了皱眉,好吧,看来在harry的身边呆久了,胃口都被养叼了,确实—不如—以往的口感。或许还能从某个角落找到被harry藏起来的零食—,这总不至于使我失望。eggsy想着,一只手抓好被子,一只手往嘴里送着面包。
“上上一次他将棉花糖藏在了橱柜里,而上一次则是把饼干藏在了电视机柜下,这一次么……”eggsy充分发挥着自己从特工学院锻炼出的敏锐观察力,然后称赞着这次男人为他藏的美食多么符合他的口味,冰淇淋,很好,马桶上方的水箱里,很好,他保证下次harry能使他更没有胃口享用他的美食而是更积极学会成为及时打扫房间的主妇,这样总好过免于自己所有喜好的零食都落入harry的毒手。

于是,当harry回家时,看到就是坐在沙发上的一团被子,桌子摆着许多打开了的零食,而JB二代和泡菜先生二世在桌下一同享用着夹杂在地毯里的美食。
“我回来了,eggsy?”harry无奈地将买回的饭菜放在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一脸无辜的eggsy。
“欢迎回来,harry。”eggsy眨眨眼睛,仿佛表明知道他回来了,这没什么值得着重表明的,他可不是瞎子或是聋子什么的。
“不打算同我解释一下吗,eggsy”harry皱眉扫视了一遍地毯。
“解释什么?”eggsy眨眨眼“我饿了,harry。”
似是不明白他所指,eggsy叼着勺子,可怜巴巴的把自己裹得更紧,如果脚没顺着harry的裤脚上去的话,或许harry真的会轻信于无辜大男孩的湿润双眼下。
“那么,我去做饭了,eggsy”harry叹了口气,仿佛败在了男孩的语气之下,当然只是仿佛“你最好快去整理一下—你自己和这片垃圾,然后你才会吃到你最爱吃的香肠”harry转身离去,看来是真的准备晚饭,eggsy才不会傻到认为harry真的没有听懂他的请求,而正正经经的晚饭,不,或许晚饭也会做的像往日一样美味,或许会有些新口味,就像老年人不为人知的癖好总会搞出的新花样一样,但那又如何呢,eggsy喜欢这个下雨天,而无论阴晴,和harry在一起总能使这一天过的极为有意义。

战损梗·Eggsy的场合

这真是太tm的糟糕了!eggsy心想,然后不安的扭动一下,后备箱太过狭小,以至于他觉得有些窒息,里面充斥着油、汗,以及血的味道,被蒙上了眼睛,但说实际的,哪怕没有蒙上,在这拥挤的空间里他也做不了什么,手脚被结结实实地绑在一起,搜身之余怕是西装内的一些小装备也被弄坏了,eggsy想着,抬头,试图挣开那个死结,然后咚的一下撞到了脑袋,同时身上的伤口也在抗议着。
fuck,eggsy想骂出声来,指责那该死的司机,但是,很遗憾,他能言善辩的嘴巴也能塞住了,不至于不能呼吸,但是嘴巴里的什么东西那该死的味道真是有够深入的,脑袋上的疼痛以至于味道,他的胃叫嚣着要呕吐,实际上他的口水已经顺着无法合上的嘴巴湿了一片。
或许不该隐瞒上次所受的伤,eggsy反省着,这一次怕是很难再看到妈妈,妹妹,她们怕是会哭,哦不,妹妹还不懂事呢,roxy可能会嘲笑他这次任务完成的真够糟糕,还有merlin,还有那些个狐朋狗友们,harry总是这么说。噢—harry,想一想,上次受伤不想让他担忧才隐瞒的,被harry发现时却是一顿争吵,难得使他们该死的美好的婚姻有了裂缝!冷战了几天之后,harry—,该死的arthur就给他分派了这次任务,该死的,这下怕是见不到了—,该死的harry—我不在了,他会为我哭么,上次merlin假死他都该死的没有掉泪,还有上上次—我的父亲!该死的—

又是咚的一声,上天保佑,这一次不是他,但这个声音不大对劲,eggsy心想着,像是枪击什么的,eggsy试图使他浆糊一般的脑子运转起来,但是有够难的,他躺在狭小空间里,听着外面乱成一团,车子仍在疾驰,任由自己撞在各个棱角边,他蜷成一团,发着抖,内心却是雀跃:会是谁?会有谁来救我么?—harry?
车子终于在起伏的枪响中停下,伴随着刺耳的与地面摩擦声,随即又发动起来。于是,eggsy终于忍不住了,脑子一团浆糊,呜咽的哭出声来—结束了,不论是谁,是否是来拯救我、抑或是别的什么仇家,我都没有机会了,该死的,harry,明明之前总会有你的奇迹,这次,我是不是再也看不到你了?eggsy哭着,抖得更厉害,他担心着,继续行驶着的车是不是同时带走了那些生命,比方说他的同伴们,或者他亲爱的那位战友,他不敢再想下去。
于是,曾经再怎么难过也要憋着的eggsy在有了心里的那份牵挂后,终于也抽泣中晕了过去。


该死的,harry心想着,或许我不该那么冲动—可是牵扯到eggsy,他难免—,可总要给他些教训,他的eggsy,总是在任务中十分的鲁莽,甚至隐瞒他的伤口,可是,这次教训未免太过,harry有些心疼的看着后备箱里的男孩,多处擦伤,甚至一些伤口在刚刚的撞击当中又开始流血,以至于脸上还带着泪痕的男孩,在昏厥中也无意识的皱眉呜咽。

“eggsy,醒醒,我的男孩。”男人划开绳结,小心翼翼的试图抱起eggsy。
“harry—?”男人十分高兴的看有了回应的男孩,可他几乎眼睛都没睁开,只是下意识的呢喃。
“eggsy,醒醒—”“harry—,别摇了,我只是有些困,真的”eggsy眨眨眼睛,泪珠还附着在眼睫毛上。上天保佑,他才不会真的蠢到告诉别人别人他混过去了“你开后备箱时,我差点就要抬起脚来了,托福,你的车技帮我弹开了前置的刀刃。”
“那可不要着急休息,我的男孩。你还有报告要写呢”harry稳稳的抱住他,示意不用其他人接手。
“oh,饶了我吧,arthur,这次我真的是伤到了。”eggsy试图笑笑,随即被伤口撕扯到面部扭曲。
“抱歉,我来晚了,eggsy”harry微笑着看着他的男孩,优雅的仿佛只是要拥抱他共舞。
“harry—”eggsy费力的把头埋在harry的肩上,他才不管后面的什么人呢,他尽力的汲取着harry身上的味道,哪怕他们用了同一个牌子的香水,可总是harry的使他心安,“我差点都见不到你了。”
“抱歉”harry想了许久,只能说出这么一句,他想抱紧他的蝴蝶,可却怕弄疼了他,使他的翅膀更为破碎。然后,他听到了,一个低低的呜咽声,他用下巴抵了抵他的发顶,以示安慰,然后大踏步的朝家走去。

“所以,该死的,你就是故意的一次次整一出英雄救美?!呸!去你的,harry!”
“所以你就不能每次任务小心一些?我以为你总是要吃点苦头的!”
“harry!如果多来几次惩罚我兴许会认真考虑的!Fu—”
魔法师merlin端着他的板子,迟疑一下,最终没有扳下病房的把手,然后扭头离去。真男人从不回头,merlin告诉自己,倘若没有被两任Galahad气到掉发,那一定是潇洒的背影。

Merlin,no。
Merlin,yes。

Ugh?

屋檐下绅士

“所以呢,我们的绅士也有在屋檐下躲雨的悲惨时刻么?Eggsy一出门先是咒骂了天气,特工们的雨伞都被回收了,正经的几把备用也早已被同样猝不及防的过客带走。但在注意到身边的人之后,突然就笑出声来。
Harry看着他脖子上的吻痕,神色有些隐晦“托福,弄脏了,Merlin回收检查是否还能良好运作。”
“Harry!!该死的!你……你……你……直接把雨伞!给他了?!”Eggsy突然想起会议室中的荒唐事来,好像明白了后勤部突然回收工具的缘由。
“放心,我都清理好了,毕竟本质还是把雨伞不是么?能有什么大问题呢?”比起Eggsy所指,Harry好像没有听懂,念叨着他的雨伞。

Eggsy知道男人的占有欲是怎样,虽然他们都恨不得让全天下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但至少他不会分享给别人自己爱人高潮时的任何讯息,毕竟在任务方面,心有灵犀的同Merlin串通一气,下了手脚,只可惜再没有像蜜罐任务那么简单的活儿了,都是些他们俩必须要组合出动的任务级别了。

Eggsy回味过来,看男人抬手接下了雨滴。
“Harry”看男人茫然回过头来,Eggsy眨了眨眼睛,“byebye—”
说着,跑进了雨里,轻快的身姿,仿佛雨水不能打湿他的翅膀,拖累他的步伐。
男人摇摇头,挥了挥手,终于拦下了一辆空着的的士。

当还在男孩洋洋得意的跑在雨里时,Harry带着微湿的发梢已经到了家。
当Eggsy终于到了家门口时,Harry已经洗过了热水澡,穿着他舒适的浴袍,品着酒,优雅地在沙发上看着今日头版报纸。
“Harry—”湿淋淋的小狗哀嚎。
“快去洗个热水澡,小心感冒,亲爱的”
“你真的应该去尝试一下雨中漫步,亲爱的Harry”
“谢了你的好意,我还是比较喜欢举着伞再雨中漫步的。”
Eggsy耸了耸肩,上了楼。

“过来,Eggsy”看男孩随意的擦了擦头发,就要坐在他身边的沙发,Harry则放下手中的报纸,示意他的男孩坐在他脚边的地毯上。
“需要特殊服务么,先生~?”Eggsy挑挑眉,随意的趴在男人腿上,而身上同款的红色睡衣明显过于大了些,男人想着亲了亲男孩的发顶,带些湿气与洗发露的清香。
“转过去,男孩,你的头发可不能一直这么湿着,会头疼的”说着,抽下了男孩的颈上的毛巾,轻柔的擦上了男孩柔软的金发。
时间仿佛缓缓流淌,过于温暖与舒适使男孩情不自禁的沉吟出声,哪怕闭着眼睛,Harry也知道他的一肚子坏水,瞄到男孩脖颈上的红色印记,男人停下了手。“好了,乖男孩”描着印记再次啃上。“该上床休息了—”

游乐园的西装先生

“Harry—”
男人回过头,看到一大只可爱的身影冲刺而来“Eggsy,小心一些,小心-你手上的……”
“冰淇淋,Harry”Eggsy将手中的一只冰淇淋递过来。“我想你一定要尝尝这个。”
男人挑挑眉,迟疑了一下,“Eggsy,我想你要记得,我脑袋上还有一个疤,冰的东西使我头疼”
大男孩猛的一愣,脸色发白,手也不知道哪里放好。
“不过我想,在这种鬼天气下尝上一口更有利于眼下的困境。”Harry坦然的接过,轻咬上一口,哦,马提尼的味道。
“你猜怎么着,Eggsy”还没从男人镇定自若的神情中缓过来的男孩很快接受到下一个暴击,“我更喜欢你手中的那个味道”男人从容俯下身,就着他的手,咬下一口草莓味的冰淇淋,顺便舔了下嘴角,毕竟男人已经没有空余的手拿出手帕,他需要一手拿好伞,一手拿好男孩给予的美味。于是,在Harry极其优雅的小动作下的Egssy,又猛然发红的脸极好的隐藏在了酷暑下的人情中,当然,无法逃避王牌特工近距离的细致观察,Harry看了一出变脸好戏。

“这...这不是来弥补了嘛”意识到被男人看到自己再次被其吸引到呆愣的丑态,Eggsy想着活该你穿着西装出来约会。

是的!我们的kingman们,在最需要人手的时候,以刚刚拯救了世界,压力过大,需要休整为由,出来约会了,而我们坏心眼儿的Eggsy为了看Harry出丑,故意没讲过场合,以至于游乐园里,Harry是最抢眼的那一个,无论装束还是颜值!!

“我们去玩碰碰车吧!”
“我以为上次任务里你玩的已经很开心了”
“Harry!我那时不被允许使用武器,只能这样自保!!”Eggsy仿佛被点了火花,突然炸开。“这些项目,不是被你说幼稚,就是我怕你的身体不能承受!你就不能好好享受一下这种时光么!”

“……Eggsy”
“不要打断我,还有我们能不提那些…”
“Eggsy,我有一个提议”
“嗯哼?”愤怒的煎蛋瞪。
“要坐一下摩天轮么?”男人微笑着看他。
“嗯……嗯???”Eggsy发誓,他从未能猜到过这张薄唇能给予自己多少溺死人的美好。

当真正坐在上面时,Eggsy确实有些难免正襟危坐了,但很快又被透明窗外的景色所吸引,这是他难得能这么看伦敦的视角,想着自己曾拯救过这里,难免又很兴奋。

“Eggsy”Harry的声音又将他带回到狭小空间。他看到男人温柔的目光,就突然忘却刚刚的不悦。
“我很抱歉让你有些顾虑……关于……不能好好玩……”
“Harry,你知道么?”
“嗯?”突然被打断的男人有些紧张,下意识的抿了抿唇,让Eggsy想快快略过话语。
“情侣约会要去的三大圣地,而其一”Eggsy顿了顿,阳光下,他的男孩笑容灿烂。“游乐场,在摩天轮的最顶端接吻,这一对将永远的在一起。”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便被男孩抢先付诸了动作,他张开了嘴,任由男孩鲁莽的冲入,然后在绵长的过程中,慢慢收回了主导。
“剩下两个胜地呢?Eggsy”男人抵着男孩的头,男孩脸上的红晕明显告诉别人他还沉浸于刚刚的余韵中。
“是……”
“该下了,先生们?”负责运转的工作人员一脸平静的看着两位男士分开,然后准备着午饭时和同事们的谈资。

Eggsy慌慌忙忙的分开,先跳下了摩天轮,像是被非礼了的小姑娘,Harry心想着。跟上了Eggsy的步子。

“你还没说完呢?”
“Harry,我知道你会知道的,就在刚刚我买冰淇淋的时候,你在排过山车的队时,问了正在忙碌的Mr.Merlin?”
男人不置可否的微笑以示回答。

“Ha—rry”Eggsy气鼓鼓的看着他,男人则等着他的下一句情话“我希望我会在某天给你答案的”

“Eggsy”男人看着尾巴快要晃到天上去的男孩,叫住了他。
“嗯哼?”男孩一回头,透过树叶的阳光都撒在他身上,仿佛是救赎他的小天使、美好而美味。
“没什么”男人觉得还是不要戳破他的好,如果他喜欢看着自己穿着西装的话。不过,有些事情还需要澄清—“过山车之后,比起我的腰,我想你的胃可能更不太舒服,回去之后,菜单我会严格制定的,出任务我也会要求Merlin看好你的。”
“Harry!!”该死的,男人又在暗示自己的丑态被他一眼看破。没办法,30年的差距同时使他被Harry吃的死死的呢。当然,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喜欢一位绅士。





“所以呢,我可爱的男孩,你口中还未言明的约会圣地在哪里呢?天堂?还是地狱?我都甘之如饴。”

“Harry,是心,有你在的地方,有我们在的地方,都是约会的好去处。”

「所谓」与「俗称」

偏题ooc 小学生0分作文系列

“所谓君子……”
“俗称伪善者(大尾巴狼)”
“……MR.Unwin,打断别人的话语可不是什么君子所为。”
“就是你们这种所谓上流社会的人渣,用那该死的荷尔蒙骗走我母亲的失落,给我带来那种日子!”
“……”
———
“Eggsy,MR. Dean不过是中低层阶级手上不太干净的骗子罢了”
“……Harry,您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傲啊”
“谢谢,你也一如既往的粗俗”


(Dean应该是继父吧,名字不大记得了)
总觉得第一次要“承蒙夸奖”为了该死的荷尔蒙

巅峰了巅峰了
想我当初蛋哈而今被太太们掰成可逆cp

看了东方快车
爬墙了爬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