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动物

四大难题:啥cp?什么梗?什么名?写不写?

好希望猎空小姐姐春节能出的皮肤(混入一只宋哈娜小姐
虽然假期在家有爹娘buff打不了
小姐姐们就应该偶尔出套精致皮肤嘛。编编辫子XD

P1 图源网络
后面自己p的
不知道对不对(尬笑

超蝙x我英xABO

可能是睡前看了cp主页,做梦梦到的。XD
小括号里是醒了之后的脑补人设)


超人是「活跃」类似于催情剂的存在,让ABO都能发情之类的吧。A(想了想,能力果然还是氪星人自带的吧)
蝙蝠侠是「理性」与之相反的抑制剂作用吧,不过是依靠眼镜实现的能力。A/O?(都很带感吧,不过能力既然是靠物品存在的,那么大概是研za发qian的作用)
阿尔弗雷德当然是个B了,做梦的时候还理所当然的想。要保护好老爷嘛。

【能力】相爱相克的两个人的能力全看能力发作时的个人状态才能判断出当下谁更胜一筹了吧。
【眼镜】虽然梦到眼镜是蝙蝠侠的人设时我还吓了一跳,很快发现梦里居然还是超人带着眼镜呢。
【剧情】正梦到超人带着蝙蝠的眼镜,但还是能力失控了,两个人红着脸骂da骂qing咧ma咧qiao(单方面吧哈哈哈哈)的靠近了呢。

-闹钟响了

开口

魂器梗

就写上瘾了,再补一个大纲。

类似于器灵,少数人觉醒,可以调一样物品作为武器,打造出有意识的同伴,当然也可以尝试搜寻早年战场上所遗留的圣器级别的物品,这样的梗,有人写过吗?kingsman大概就是一个监管器灵动作的结构,搜寻有能力的人并尽量收入机构内部,锻炼并研究这些力量,如果某区域出现有人利用器灵犯罪,就会自动接管该案子并予以特殊处理,也会花精力用于搜寻圣器什么的,也会打造一些特殊武器,用于部门无能力者们的运用,有能力的人大多选择了定制一件属于自己的武器。

然后就觉得像查理这种叛徒剧情就很适合这个题材,eggsy就莫名被检测出特殊波动,实际上他的力量会容易搞成破坏,只是本人没有注意过,或者没有意识到诸多意外与自身有关,做过能力测试,结果仪器坏掉,偏偏平日上课一点力量都激发不出来,eggsy本人要不是见到同班同学的能力运用,就要怀疑这群人有病了,把他绑到这里来,班主任merlin也很无奈,就是好先按无能力人员的编制先让他去选件趁手武器了,想着雨伞可以低调一点,以后见到熟人,还能打个掩护,不曾想如此先进的伞枪,里的木头是有来头的,回到宿舍,打开雨伞,本以为以后就要被这坑爹机构彻底控制沦为底层人员暗叹倒霉时,就合个雨伞的功夫都能被伞骨挤到手,看着滴血的手指,eggsy泪流满面,结果却是醒来了一位绅士。“Lee?”绅士的眼神有些飘忽,eggsy则惊诧于久违的父亲的名字。再三追问下,对方却满脸痛苦,闭口不谈。
eggsy有些生气,就想要打散空气里绅士的模样。harry则看着穿过自己身体的手,控制着床边的雨伞,狠狠的敲了无理小伙的手。“不知礼。”harry呵斥道。eggsy气鼓鼓的抱着2次被伤害的手,觉得自己遇到了克星。
然后了解到自己的天分可能有些被堵塞,以至于这种特殊方式下反而契约了圣器灵,eggsy难免有些哭笑不得,天分那啥了点,可是自己运气好么,被岔开了话题的大傻子很快就抱着手一脸猥琐的笑起来。harry却很明白的制止了他想要昭告天下有了器灵的想法:“首先,你对你的能力不熟悉,难以操控,再其次,难免有什么人抱着心思要把我争夺走,你既然是用血写下的契,其他人力量足够强就能覆盖记得印记了。”说的头头是道,就把傻小子课上学的那点记忆都给唬住了。
于是eggsy也就晚上私底下向这位白捡的老师学习,老师也就天天在空中优雅的坐着,冷漠看着这个“笨”学生突飞猛进,不得不让白天工作的男孩收敛点能力,即使这样,在没有能力的队员中,他的破坏范围实在能引起他人注目,eggsy也不得不在merlin的多次面见中变着法的撒谎,直到有一天harry不顾eggsy惊诧的目光,向merlin展现了存在,merlin一言不发,却是把eggsy赶了出办公室,却又在几分钟后面色古怪的把伞递给eggsy,然后又“碰”的一下关上了门。harry也闭口不谈。eggsy抓耳挠腮的想,屡屡瞟着harry,终究在其一瞥之下欲言又止。
eggsy被调到了能力部,却不是自在的队员,总是一些多人任务,不是冷漠的珀西瓦尔,就是热情到肉麻的兰斯洛特,还是洛克茜最好啦,eggsy趴在床上了,对着harry念叨,“喊代号。”harry难得不多的予以评论。“是是,说起来,我的代号也终于审批下来了。”青年坏着心眼吊胃口。harry挑挑眉,就扭头不看着他。“哼哼,以后我就是加拉哈德。”青年的得意的说,harry却是愣了一下,就默不作声的回到了伞里,eggsy以为他累了,就也就沮丧的关上了灯,就钻回了被窝。却不知在熟睡后,器灵再次出来,静静地看着他的睡颜,又时不时的叹气。
不知从何时起,kingsman就备受针对,很多一些活动很明显就是要在他们的工作范围内挑事,偏偏屡屡受挫,merlin又不知被愁掉了多少头发,只好调动所有能力者去应付这些案件。eggsy又实在特殊了些,只好让洛克茜多去注意一下,排一些简单的活,却不曾想刚刚重伤了兰斯洛特的叛徒在幕后黑手的指控下很快穿越了街区,到了eggsy的面前,roxy的重伤昏迷,使得eggsy能力有些失控,敲了两下伞骨,harry正惊诧于难得的召唤,就感觉招数的使用有些费力。地方增援又至,harry看着当下局面多少有些了解,不得不又分出精力劝抚eggsy,谁知查理的能力猛增,竟已掠身到身前,抢下了伞,打飞了eggsy,查理摸摸嘴角,就要把血抹上去,eggsy无力制止,昏迷过去,再次醒来,查理躺的老远,手心里的伞柄却有些扎手,竟是几道裂痕蜿蜒在身上。eggsy背起roxy,将伞绑好在身上,躲到了附近的安置点,竟遇上了merlin,质问为何不增援的时候,eggsy忍不住哭了起来。merlin呵斥住他。然后只好坦言被叛徒里应外合炸毁了基地的惨状,无奈之下,带领残部转移,看着merlin,eggsy迟疑许久,拿出了伞柄,merlin看着眼前哭的一抽一抽的男孩,叹了口气,一边动手修着伞,一边讲诉harry和上一任的加拉哈德—eggsy的父亲lee搭班时候的故事。然后到了结局,merlin没有在讲,却把伞递给了eggsy“剩下的故事,你可以问一问harry”。eggsy迟疑了许久,抽了抽鼻子,恶狠狠的说着要找harry要所亏欠的东西,一边小心翼翼的接过。
harry本就在保护eggsy时耗费了太多精力,查理和eggys的两道血契又差点要撕碎他,虽然eggsy无意识的攻击中已经极少的避开他这可怜的一道棍了,但eggsy的能力真的像极了他父亲,强大又野蛮。
同盟statesman在不同的领域上有着专攻,终于恢复的harry,好不容易契合了新的容器-眼镜,就要面临最终的boss战,harry却在eggsy就要踏出第一步时,对着男孩的双眼,笑着讲他的故事:“你知道么,最开始,我的原型是拐杖,是权力者,是能力者巅峰的象征。”

皇家童话:青年与野兽

因为这个坑(我)现在实在太冷(懒)了。写个大概

harry虽然是个有钱的贵族,也流连于各个家族的小姐、甚至是各位少爷之间,实际片叶不沾。大多只是为了社交,有利于部分家族产业运转的打理工作,为此甚至有在与某些神(邪)秘(恶)力(势)量(力)“打交道”。但却是被美色迷晕了头脑的女巫下了诅咒:变为“丑陋”的野兽,除非有真爱敢和他上床。于是顺带家族中的仆从也中了招。但好歹,我们万能的merlin能动动他的人像烛台,抱住一支笔为野兽先生写写文字,无伤大雅的继续运转一些产业,(好歹不会饿死,虽然家具们不需要什么食物,但是harry还是要求优雅的进餐),真有什么需要动手处理的事件也终于有可以托由自家老板亲自动手去动动筋骨练练手的理由了。
lee答应了儿子为他带一个漂亮的水晶球,却突然杳无音讯,看着暴风哭泣的妈妈,意识到自己要承担起责任的他,义无反顾的丢下还只会哭泣的妹妹给崩溃的妈妈照顾,就动身把家中的最后一匹老马也骑上去找老爸。
然后凭着自己盲目自信的错误直觉,硬生生把自己带上了错误通向镇子的小路,于是就看到了老爸莫名和一头漂亮的人性巨兽优雅的喝着下午茶,旁边的钢琴(兰斯洛特)在自己弹奏,一只漂亮的茶杯还飞到自己手上,叽叽喳喳的介绍自己:roxy。
于是,野兽还瞟了他一眼,居然在用漂亮的贵族语气介绍自己,甚至很自然的从身后掏出水晶球:“你好,eggsy,你父亲在这里做客的几天可没少和我谈起过你。”居然 还wink—
被迷得神魂颠倒的eggy接过水晶球,完全没想到手里一个定情信物就被自己的亲爹卖给对方的结果。
lee抱着看对方一只兽在这里实在冷清的可怜,反正自己家儿子闹腾,还懒的再放家里祸害,就大方托付自己的儿子在harry家学习礼仪。然后就打点好行李回家安抚妻女。
日—久生情嘛,harry被烦着烦着就莫名习惯了,看都不用看,就能接住各个方向飞扑而来的eggsy。但eggsy偶尔也难免孩子气,一生气就要闹着想回家,harry也确实担心eggsy会真的想家(只是lee神经大条,忘了还有个儿子罢了),于是harry为他打点好了一些“特产”,就让eggsy回家去了,谁想,神经大条的父母看见儿子回来了,就开始张罗着相亲,无奈被困于家的eggsy白天应付着如狼似虎的姐姐们,晚上就抱着被子看着魔镜里优雅动作的harry数落他的各种不好,这边harry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庭院也觉得不舒坦,就开始一个角落一个角落的温存eggsy的恶作剧。然后就趁着夜晚,披上披风就往eggsy所说过的村子走去,然而eggsy的路是错的呀,半路被遭遇野狼,仗着练过的贵族防身术,就带着一身伤硬是在快要黎明时透过开着的窗,看到抱着被子,还把头埋进枕头的eggsy睡的死熟,就悄悄的戳了戳他,不料血水滴了上去,正欲抹去,就看见他不自觉的想要避开,就露出了带着哭着的痕迹的眼角。愣了愣,却又看到床头柜上散落的带着各式溺死人的女士香水的信件,终究又扭身离去了,不曾想被早起的土豪V家的女仆刀锋女看到了,就报告给了V,V是lee的死对头,V仗着自己有钱,在村里乃一霸,偏偏上流社会跑来隐居的lee看不起V,自己家里出的精致的衣服,从不愿意接受V的订单,并总是讽刺V的审美,于是V就琢磨着野兽同安文家的关系,就随意的勒令刀锋女去暗地里收集一下毛发,并暗地里把毛放在偷偷的去杀一些村民辛苦的养的家畜尸体旁,果然过不了几日,邻里怨声载道,V就站了出来,深表关切的讲近来野兽肆虐,有人说看到了是身材庞大的怪物(请出了被贿赂的村民),于是就要领导大家去除害。eggsy则以为那天梦中的触感只是虚幻,脸上的血印是自己半夜流了鼻血。直到在枕旁看到了同所谓物证一样的毛才意识到了错误,看着魔镜里抱着自己傻气的翅膀帽的harry,eggsy瞬间没脑子的跑上台(V差点被撞飞),说这只野兽是他恋人!众人惊恐,V一脸得意的宣布安文家的人受到了蛊惑,知情不报,被关了起来。顺便刀锋女夺走了魔镜,也就被直接暴露了harry的城堡。V分发着武器,以防意外,很快的组织起了讨伐队伍出发。这边eggsy在向父亲哭诉自己的爱意,lee一开始听到如此告白,肯定要和这位老朋友拼命啦,但很快意识到了儿子的执着,再说了仔细想想自己家的傻儿子会有哪家姑娘镇的住,也就无奈叹了口气,转身就秀了套不得了的动作,看守人撂地上了,门也开了。“好儿子,去吧-”都没说完,就没人影了,看着妻子欲言又止的表情,就开始心底里怒骂harry。打算等人变成了女婿,就好好切磋切磋(是的,实际上,是认识许久的好友了,准确来说,lee帮忙打理过harry的生意)
eggsy走过骑着马紧赶慢赶,终究是比浩浩荡荡的大部队晚了些,看着同村民们搏斗的家具们,虽然莫名喜感,但真正担心的人却没有看到,再往无意闯过的禁地看去,同刀锋女搏斗的harry正处于下风,庞大的身躯被一个女人压制,eggsy心里很是难受,harry甚至不曾有还手的动作,气的eggsy咬牙就上去把坐镇门口观望的V束缚住,挟持着走进庄园。“住手。”一阵喧闹,没人听到青年有什么发言。
“我说-住手,难道你们想你们的大老板死掉?”对于只是来打砸,而怯于出人命的村民们就够用了,对于主力的V的手下,也足够了。
刀锋女的停顿,使得harry也终于有机会也向那里瞟了一眼,却看到青年一脸愤怒的站在那里,不由心底惊叹他的惊艳,男孩瞥了他一眼,扭头瞪着刀锋女,harry才刚刚喘了气,却看见刀锋女咬了咬牙,就面向青年,跪了下来,正欲惊诧于如此狠厉的女人竟能乖乖听话收手时,却看到女人一手取下了自己的刀锋,就要掷向少年,交过手的harry自然知道女人的功夫,更别提绑个吵闹的人就能把自己大部分身体暴露出来的青年会被怎样了,一个健步就要冲上去制止女人,harry却没曾想一身伤口带来的失血过多竟会就这样扑着女人就一同坠下了塔楼。lee也带着一些旧友,前来打扫残局。
harry终究依托着魔咒的力量才堪堪保命,男孩日夜守在床边,看着昏迷的harry,日渐僵硬的merlin等人也不敢多做打扰,只能依靠lee寻求方法延缓终末的到来,直到伤口都已愈合多日,一个早晨,野兽睁开双眼,看着怀里的青年,吓得跌下了床:“你是谁?!”

就……真的没人觉得……古墓丽影电影里的反派沃格尔x理查德真的很有戏嘛—明明说杀掉了,然后爹就出现了,也没有说在沃格尔手下受过什么伤,然后七年耶—“小不点儿”